吹坛-吹牛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1175|回复: 0

中国一位和尚寿命高达290岁 震惊整个世界(图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6-5 09:32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有一本作品叫《历代高僧生卒年表》,这部年表明确记载:“慧昭,男,526年生,815年卒,终年290岁。”当然这条数据也是来自佛教史籍,比如《宋高僧传》。《宋高僧传》之中有慧昭法师的详细资料,我们不妨了解一下这位中国最高寿法师的传奇人生——
慧昭法师,常年在开元寺,生性孤僻,经常修行禅定,面貌比较清瘦,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。不过他喜欢预言别人的祸福,而且每言必中,非常神异。
当慧昭法师闭关自处时,左右并没有服侍的小童,每天外出化缘度日。在法师居住的乡里,有一些八十多岁的老人说:“慧昭法师住在这里已有六十多年,可容貌与六十多年前几乎没什么变化。”就连这些老人都不清楚,慧昭法师究竟有多少岁。
唐朝元和年间,有一位官员叫陈广,他到武陵为官。陈广非常崇信佛教,这一天来到开元寺礼佛,遍访寺中所有法师。
慧昭法师一见陈广,又悲又喜地说:“陈君怎么这么晚才来啊!”
陈广闻言十分惊愕,暗自思忖:“我生平未见过这位法师,他怎么说我来晚了?”心中惊疑不定,就问慧昭法师:“弟子从未曾与法师相遇,法师怎么责怪我来晚呢?”
慧昭法师对陈广说:“此事说来话长,仓促之间难以说完,等到今天晚上,我会详细给你说明。”
陈广听完非常惊诧,不过还是按照慧昭法师所说,到了约定时间就去慧昭法师住处,请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
这天晚上,慧昭法师就对陈广详细讲述了自己传奇的身世,由于篇幅较长,以下文字是经整理后的(原文见《宋高僧传》)。
慧昭法师对陈广说:
“我姓刘氏,原是宋孝文帝玄孙,我的曾祖父是鄱阳王刘休业,祖父名刘士弘,都在史书中有详细记载。我家先人向来都以文学自负,齐朝竟陵王萧子良招集贤俊文学之士,他听说我家先人的学问,所以也将我家先人招到麾下,后来我家先人在齐梁两朝之间曾任会稽令。我本人出生于梁武帝普通七年夏五月,三十岁时才在陈朝为官,陈宣帝在位时,我是一任小官,不为人知,只是与沈彦文结为诗酒之交。
“后来,长沙王叔坚与始兴王叔陵都大肆聚集宾客,大张声势,倚恃权势,勾心牛角,互不相让。当时,我和沈彦文都在长沙王门下。 不久以后,始兴王叔陵因为谋反被诛杀,我担心自己会受到牵连,与沈彦文一起挂冠离朝,自那以后就销声匿迹于山林溪谷,拾掇椽栗充饥,掬来溪水解渴。我时常穿一件短布衣裳,无论冬寒夏暑,从不更换。
“过了一段时间,有一位老和尚来到我们住处,他对我说:‘你的骨法非常奇特,应当没有什么疾病,可以长寿。' 沈彦文也向老和尚叩头,想求长生不老之药,老和尚对他说:‘你没有刘君的寿命,就算服了我的药也无补于事。' 老和尚说完这番话,就向我们告别,临行又对我说:‘尘俗间的争名夺利,到头来又得到什么?唯有信奉佛法,才能舍弃名利。'我毕恭毕敬地接纳老和尚的劝喻,从此有十五年之久,不再关心世间之事。
“后来,我与沈彦文一起回建业。当时陈朝已经亡国,宫阙都被毁坏,城郭萧条,荆榛蔽路。景阳井已干涸无水,结绮楼也颓废不存,一朝文物衣冠荡然而尽。故老乡亲相遇,唯有携手对泣,都说:‘只因陈后主一个人作恶,竟使国家灭亡!陈朝也为隋朝所灭,真实可悲!'我听说陈后主及诸王被拘往长安,与沈彦主一起,提着一个口袋,一路求乞来到关中。我是长沙王的故客,长沙王对我恩遇非常厚,听说长沙王被迁往瓜州,我就前往瓜州拜谒。
“长沙王生长在绮纨之家,年纪轻轻就已富贵至极,所以虽在流放之际,依然不事生业。我与沈彦文拜见长沙王之时,他正与沈妃在一起酣饮。长沙王见到我们两个人,悲恸难忍,对泣良久,才对我说:‘一旦之间,家国沦亡,骨肉播迁,这难道不是天意吗?'自那以后,我就暂居瓜州。过了几年,长沙王去世了。再过几年,沈彦文也年迈去世。我就削发为僧,遁迹于会稽山佛寺,在那里待了将近二十年,当时已经一百岁了。虽然体形消瘦、容貌清癯,但我体能很好,精力不衰,一天还能走一百里。
“后来我和一位和尚作伴,一起前往长安。这时唐高祖已登基为帝,建号武德。到了武德六年,我又游方不定,或居长安、洛阳,或游江左,以至三蜀五岭无不游遍。从出生那年开始算,到今年我已经是二百九十岁,无论严冬酷暑,我都不曾生过任何小病。贞元末年,我在武陵开元寺落脚后,梦见一位男子来访,衣冠楚楚,仔细一看,原来是长沙王,连忙请他落座,两人话旧伤感,就像当年一样。 长沙王对我说:‘两年以后,我六世孙名广,将在此郡为官,请大师照顾他。'我又问长沙王:‘那您现在做些什么?'长沙王回答说:‘我在阴间,官品极为尊贵。'长沙王顿了顿,又哭着说:‘大师比我多活六世,真实令我感到悲伤!'
“梦醒以后,我就将你的名字记在经笥中。到去年已整整十年,探问郡中诸人,都说你还没来。昨天我到村里化缘,遇见县吏,跟他们一打听,才知你已经来武陵任职。白天我刚好看见你,俨然与长沙王一个模样。从做梦那年到今年,已过了十一年,所以我才埋怨你怎么来得这么晚!”
说完这一番离奇曲折的经历,慧昭法师悲不自胜,泪流满面,俯身从经笥中取出一张纸条,上面记有陈广名字,并递给陈广看。陈广再次拜见,愿执屦锡,拜入慧昭法师门下。慧昭法师对陈广说:“你先回去,明天请你再来。”陈广依言回到家中,第二天又登门拜访,结果慧昭法师却已悄悄离去,无论问谁,都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。这时,刚好是元和十一年。到了大和初年,陈广任巴州掾,在山南道路中,再次邂逅慧昭法师,惊喜地拜谒道:“我愿弃官,跟在大师身边,愿为物外之游。”慧昭又是满口应承,当晚两人就一起在驿站歇息。但是天色微明,陈广早早起来探望,慧昭法师却又渺然无踪。陈广一时非常茫然,若有所丧,神情沮丧。自那以后,陈广再也没有见过慧昭法师。
《宋高僧传》作者赞宁推断:慧昭法师出生于梁武帝普通七年,当时是丙午岁,到唐元和乙未年时,刚好是二百九十年,与慧昭法师所说也若合符契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吹牛论坛

GMT+8, 2018-6-23 10:47 , Processed in 0.105814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